六四事件29周年 天安门母亲的中国梦 : 六四惨案昭雪

0 4
Tsai Hsiao-ying
1989年6月4日,中国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发生了震惊世界的血腥镇压和平示威学生事件。29年后的今天,中国国力增强,民众生活大幅改善,然而,造成无辜平民丧生的六四事件历史惨案,在中国仍是一个禁忌话题,中共无视六四惨案死难者家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每年要求当局公开讨论六四问题,正视历史真相的呼吁,上一代人的悲剧被禁声,当代年轻人则浑然不知 “六四“。s
六四事件狭义上指的是六四清场,即1989年6月3日晚间至6月4日凌晨,中共派解放军到天安门广场镇压集会学生的清场行动;广义上则指八九民运,即1989年4月15日中共改革派人物胡耀邦病逝,一场悼念胡耀邦的活动演变成中共建政后罕见的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发起争取民主、自由,持续近2个月的全国范围兴起的示威运动。s
北京当局过去把八九年中国军队在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学生轻描淡写为 “一场风波”,现在却连 “风波“ 都不提,反而是香港与台湾相继决定,六四天安门事件29周年,要竖立已故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的凋像以为致敬。s
港人二十九年来年年纪念六四,举办目的在于不忘记青年们流的鲜血,不忘记罪恶的 “六四烛光晚会”。今年,香港泛民主派曾健成等人士发起,在铜锣湾闹区设置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凋像,以纪念他坚守的精神和价值,并发起连署运动,声援并要求北京当局释放刘晓波的遗孀刘霞。s
27日香港支联会举行纪念游行,主题是 “抗威权悼六四 “,各支联会常委都穿上今年的主题T恤,而T恤的背面印有支联会五大纲领, “ 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 “。s
与中国一国两制的香港5月29日公布了一个民调,民调显示,至今仍有百分之六十八接受调查的港人认为“中国政府处理六四错误”。进行这一民调的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画指出,香港市民的主流意见继续认为中国政府当年处理不当、同情学生及支持平反“六四”。另有百分之五十六的受访者认为“香港人有责任推动中国民主发展”。s
台湾则由当年学运领袖之一的吾尔开希发起,向北市府申请将在刘晓波週年忌日时,于市府前广场公园竖立2.5公尺高的刘晓波青铜像,吾尔开希表示,会将凋像捐赠案提交公共艺术审议会,”台湾的价值观是自由与民主,台湾也是对中国政府构成最严重威胁的地方,这使得台湾成为了解无所畏惧的最佳地点。在这裡竖立纪念刘晓波的凋像有重大意义。”s
不过,《纽约时报》报导,有评论认为竖立刘晓波凋像一举恐将惹怒北京当局。文中指出,六四天安门事件原本也是一场悼念活动,却被中国政府视为造反,最后演变成抗争。港台悼念刘晓波的活动,也可能会被中国视为反抗政府运动。
台湾陆委会在六四前夕发出声明指出,虽然中国大陆整体实力持续提升,但对人权保障却不进反退,并呼吁北京当局应早日启动政改进程、进行民主转型;而中方应尊重台湾民众在国际社会的基本人权,取代一厢情愿的对台统战拉拢与政军威吓,才能真正拉近两岸心理距离。s
陆委会指出,中国大陆学生、劳工在1989年6月不畏极权压迫及生命威胁,勇于追求民主、自由、法治与人权等普世价值,却遭到中共当局武力镇压,事件真相迄今仍被掩盖、未获平反,我们深表遗憾。s
陆委会说,近年中共扩大改革及反贪腐等政策,另方面却变本加厉压迫人民自由权益,巩固其一党专政。”我们呼吁北京当局应早日启动政改进程、进行民主转型,制度化保障人民言论、信仰等自由,真正面对六四事件历史真相”。s
陆委会表示,虽然中国大陆整体实力持续提升,但对人权保障却不进反退。中共当局藉由贯彻”党领导一切”的专政方针,忽视其声称 ”以人民为中心” 的发展理念,持续加强意识形态管制,严控社群及新闻媒体,限制教学自由及学生表达意见权利,更强行推动宗教 ”中国化” ,压迫基督教、天主教及破坏疆藏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中共干涉宗教信仰、强力监督人民自由活动之作为,已遭到国际社会批评,严重影响其国际形象。s
陆委会指出,台湾也曾经历漫长威权统治的戒严时期,视言论自由为洪水勐兽,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言论表达自由是促进社会文明的关键动力。s
陆委会提出两项严正呼吁,首先,在中国大陆走向新的发展阶段,北京当局只有进行政治改革,回归国际社会的普世价值体系,以包容心及勇气来具体回应中国大陆人民的诉求、改善内部人权保障、还权于民;其次,在两岸互动中,中方应尊重台湾民众在国际社会的基本人权,取代一厢情愿的对台统战拉拢与政军威吓,才能真正促进两岸关係在以人为本的基础上和谐互动,也才能真正拉近两岸心理距离。s
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主席卢比欧与共同主席史密斯也在六四天安门事件前夕发表声明,要求中国政府允许自由与公开讨论六四,并交代军队暴行。s
两人在声明中重申,要求中国政府允许中国人民在公开场合以及网路上讨论六四事件,并再次强调支持坚定执行 ”天安门制裁 ” 措施,以及其他出口管制,以限制中国公安与安全部队购买可以用来监控群众与网路审查的美国科技。s
卢比欧表示, ”天安门广场屠杀事件的週年纪念提醒我们,对于人类基本尊严和基本人权的渴望不只限于任何一个地区或者国家。 ” 他进一步 ”呼吁中国政府允许事件进行自由和公开的讨论,无条件释放那些因为试图纪念六四週年而被拘留或监禁的人,并公开清算在党和军队手中对中国人民犯下的可怕暴力。 ”s
史密斯则指出,每年纪念天安门事件是因为这一事件对美中关係的持续影响,对于追求自由与改革而丧命的人来说,正义没有得到伸张。这是一起重要到不能遗忘的事件,在中国进行纪念会带来危险的事件。s
但不幸的是,史密斯指出,几乎所有政策都表明,直到今天中国仍不能容忍异议分子。行政部门认识到将价值观与利益结合的战略重要性,国会则将继续敦促他们採取象徵性与确切性步骤,向中国人民传达他们的抗争与牺牲没有被遗忘,坚定支持中国的自由、法治与人权,有利于中国的未来与世界和平与繁荣。s
在严格监视之下的北京天安门母亲受难家属群体128人,也在5月31日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公开信,要求当局对“六四”惨案重新评价。这封128人签署的公开信说,我们的中国梦就是“六四”惨案得以昭雪、正义得以伸张。s
公开信批评北京当局在过去29年来,从没有人向六四遇难者家属问候一声,也没有人说声对不起,好像震惊世界的大屠杀从来就没有发生过。s
这一公开信指出,至今已有51名家属离世,当中有人经不住痛苦自缢身亡,不少人含屈而终,剩下的人都已经是垂暮之年。“我们作为六四受难群体,从1995年起,一再呼吁两会和国家领导人改变态度,勇敢承担责任和后果,然而,政府当局对我们的呼吁置若罔闻。“s
天安门母亲的公开信表示:1989年那个不平静的夏天,北京天安门广场枪声及坦克履带的隆隆声,打破了所有人的梦想,民众反官倒、反腐败、对民主自由的诉求,竟然换来了一场血雨腥风。s
公开信强调,六四血案是国家对人民的犯罪,因此必须对六四惨案重新评价,政治问题用法律解决。“ 我们仍然坚持三项诉求:真相、赔偿、问责。“s
公开信说,我们的中国梦就是“六四”惨案得以昭雪、正义得以伸张。我们不忘初心、坚定信念,继续在寻求公平正义的道路上前行!s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则表示,如果大众能公开讨论六四,共产党的合法性就不復存在了,所以中共一再打压知道六四真相的人,包括出版与六四相关书籍的港商等。s
北京维权人士李蔚表示,中共不仅对历史问题进行掩盖、想从人们的头脑中抹掉,而且,针对当下民众遇到的诸多问题,共产党根本不会站在民众的角度去解决。尤其在司法方面,“非常失望”。“呼吁其(中共)改革,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我们不再寄希望于中共自己的改革上了,我们期待别的彻底的变化。”s
6.4屠杀29周年前夕,中国维权人士继续遭到拘押软禁或被迫离开北京出外旅游。人权观察组织5月31日发布声明要求中国有关当局立即释放因悼念六四而被捕的人士。s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5月31日指出,今年六四前夕,一批维权人士与往年一样,被当局软禁或被旅游,何德普、查建国和徐永海等人五月下旬开始被软禁在家,山东维权人士李红卫、于新永五月中旬被拘留。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接到公安的通知定于6月1-5日被带到秦皇岛“旅游”。s
维权人士李小玲,陈兵,符海陆,罗富誉,张隽勇,陈云飞等人都因纪念六四而被拘押在狱中。s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表示,中国政府应该承认1989年6月屠杀争取民主示威群众的事件,并且负起责任。有关当局应该立即释放因悼念六四而被捕的人士,停止对讨论六四血腥镇压的言论审查。s
在纪实方面,台湾和日本相继出版了《天安门杀戮》和《八九六四》  。s
由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祕书鲍彤先生题写的《天安门杀戮》,是由齐氏文化基金会以及《天安门杀戮》编辑组,历时2-3年整理而成,于5月31日在台湾首次面世。s
《天安门杀戮》是以军事政变和宫廷政变为主题,既讲述了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政治元老,如何借用枪杆子来交替使用宫廷政变和军事政变,篡夺赵紫阳的党总书记职权和对学运展开杀戮,也展示了中共从1921年创党至2018年的这97年间一直是 “在法律意义上从未存在过的共产政权。 “s
据旅居澳洲的作家、齐氏文化基金会创办人齐家贞介绍,该书是集聚一批海外专业媒体同行的力量,蒐集了大量西方媒体包括美国《纽约时报》、《时代》杂誌、《新闻周刊》、英国《每日邮报》、法国《巴黎竞赛》等在六四期间的报导,以及众多知名摄影师、艺术家,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的画面和创作的作品,以真实的历史图文纪录,全面而深刻地揭露六四屠杀的邪恶。s
在书中,第一次披露了来自中共军方标注为 ”机密 ” 的内部文档。儘管中共从未承认过六四有开枪,但机密文件曝光中共军队高层有承认开枪,同时故意焚烧军事装备。s
文中称,在屠杀后的6月17日,中共中央军委委员、中共军队总政治部主任杨白冰在戒严部队第二次政工会上解释军队开枪的理由, ”我要特别讲一下开枪的问题。在一伙暴徒疯狂进行打、砸、抢、烧、杀的情况下,部队忍无可忍,被迫自卫,鸣枪警告,是完全必要的,是正义的、正确的。不这样做,就不可能迅速平息暴乱,就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 s
对于军队纵火焚烧军事装备嫁祸给平民和学生的理由,杨白冰表示,对人民起到了很好的教育作用, ”使我们赢得了政治上的主动。从这个意义上讲,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  “。 s
此外,书中还首次提及,戒严部队指挥部发布的军队镇压学运的口号,是以 ”保党 ”为由要 ”坚决镇压暴徒! ”s
对于六四事件的本质,齐家贞认为,《天安门杀戮》书画裡指出,邓小平废弃胡耀邦和赵紫阳,实质是发动宫廷政变,以推行天安门杀戮的血腥镇压。s
《环球邮报》记者Jan Wong在书中这样描述: ”令人吃惊的是,军队使用了战场武器……他们射出的达姆弹可以击穿敌方坦克的盔甲,但却用来对付那些穿着夏装的平民。……那天夜裡有很多人中弹,因为军队不断向人群开枪 “。s
有关 ”六四 ” 死伤数字至今是个谜,书中引用一个北京学生告诉美国《新闻周刊》, ”天安门广场有1,000人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 s
去年年底英国最新解密的文件则披露,中共军方至少杀害了超过1万人。该数字由时任英国驻华大使阿兰唐纳德(Alan Donald)通过一名中共国务委员的朋友获得,之后通过一条祕密的外交电缆传回英国。s
书中也形容今天中国的现状是进入全民监控时代,没有一个人能遁形, ” 二十九年前的1989年6月4日,中共杀死了民主。如今,它已能利用尖端数码技术将潜在敌人逐一摧毁,并把14亿中国人中的每个人完全原子化 ” 。s
日本大型出版社角川书店出版的《八九六四》5月下旬起在日本各大书店上架,作者是日本80后纪实作家安田峰俊。该书以4年时间採访了在中国、香港、台湾、日本的22名中国人、日本人,大部份是经曆八九学运的人叙述。s
该书刊登了1989年时留学北京师范大学的日本人佐伯加奈子拍摄的1989年天安门广场及周边学生民运的一组照片。序章 “你知道八九六四吗? ”,是作者与参加过天安门广场静坐的郭定京的对话作为这本300页书籍的开端。s
第一章“两个北京”,引述了不仅目睹过天安门广场民运、西单民主牆,而且参加过1976年四五天安门事件(第一次天安门事件)的张宝成和参加八九民运的魏阳树的叙述。s
第二章 “我们的反抗与挫折” 包括了佐伯加奈子眼裡的八九六四。当时天安门广场东侧集中了外国记者,人群溷杂。5月下旬起,有人对溷杂人群悄悄发放 “今晚镇压” 的字条,佐伯几次发现包裡、口袋裡的字条。6月3日她因应聘一家航空公司的工作回东京面试,次日在东京看到镇压消息。几天后她回北京,看到整个北京城气氛险恶。s
第三章 “无产者们”、第四章 “顽固的抵抗者” 採访了包括六四后离开中国,在泰国、在日本从事民运的中国人。第五章 “天安门之都的变质” 主要是採访没参与天安门广场学运的香港人,来说明六四事件对香港民主派、本土派、亲中派人士的影响,衍生出现在对中国分裂的感情。s
第六章 “马背上度少年” 是採访八九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和吾尔开希,终章 “奔向未来的梦幻终结后的前方” 是一群未亲身参与八九六四的中国人。s
角川书店在这本《八九六四》封面上加上了“天安门事件还会发生吗”的副题,并在书带上印刷了 “1989年6月4日中国的’形象’被决定了”、“’那个事件’是不能说的”、“中国、香港、台湾及日本。採访超过60人、刻在世界史上的事件大型纪实!。s
1982年日本滋贺县出生的安田解释他为社麽会关注六四事件、为什麽去写这本书时说:“2011年我在北京和一名中国人编辑吃饭,偶然知道他是参加过八九学运的,于是话题就转到八九六四,那名编辑说,’现在已经不会去做那样的事’令我印像很深,我很想知道为什麽 “。s
安田说,日本到1970年代为止也有过蓬勃学运期,当时参与者现在说同类话的人也很多,中国八九学运一代人与日本学运一代人其实有许多共同点:一是佔人口比例最多的一代人;二是学生时代遇上学运;三是学运失败;四是走出社会后遇到了未曾有的经济发展机遇,包括不少参与学运的人后来致富;五是很多人炫耀参与过学运,但却说 “换了现在就不会参与了” 。s
安田说:“另一个原因是我们日本人与西方民主国家的人一样,持有民主体制好,民主化是好事这种前提意识。但中国不选择民主化,现在与中国人说话,八九学运那一代人以外的人几乎没人积极思考中国民主化,年青人和农村的人说信赖(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体制的还不少。”
他说:“中国不民主但’成功’地做了强国、GDP成长是日本的几倍,在国际社会和经济上的存在感都明显超越日本,国民生活虽不能说全民富裕,但可见明显改善和进步。我作为民主国家的日本人,很想知道为什麽中国没有民主化的必要、为什麽中国不民主也能赢日本、为什麽八九六四以后中国没发生本该是正确的民主化运动 “。
日本近年出版业被称为进入“卖不动书的时代”。安田解释他找出版社的过程说,虽然经过迂迴曲折,但绝非困难。他说:“六四事件至少在我读高中时教科书中已有图片,现在更与苏联崩溃、柏林围牆倒塌、9·11等并列作为世界重大事件记述,所以一般日本人都知道,儘管不一定关心,但近年伴随日中关係恶化,关心八九六四的人多了起来,尤其是50岁以上的日本人对六四事件印象非常深。80年代日本人对中国的好感度近7成,六四后大幅下降,所以日本有关六四的书还是有一定市场。”
八九民运是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一次非暴力的民主运动。明确地提出了争自由争民主的口号,学生、工人、知识分子和市民纷纷成立了独立的组织,很多中共党政机关的人也走上街头或发表声明,公开表态支持民运、反对戒严。50多天的时间裡,运动席捲全国200多个大小城市,累计参加人数超过5千万。不过,BBC报导,有限的官方解释中,所有八零后九零后的中国大陆年轻人或许都知道, “六四 “ 就是 “政治事件 “ 的代名词。
不过,1989年后,中国境内纪念“六四 “ 从不被官方允许。所有出版物和媒体上严审一切与 “六四 “ 有关的字眼和内容,任何关于 “六四 “ 的书籍在中国国内都无法出版。
互联网兴起的这十几年,包括在微博的大陆社交媒体上,“六四 “ 还可以被隐晦地纪念,在六月四日当天,蜡烛和各种相关的图景,会被默默流传。 但如今 “天安门事件 “、 “坦克人“ 等搜索词已被彻底封锁。取而代之的是,热搜榜上的明星八卦。
统一的官方口径,和有限的信息渠道限制青年的认知。有办法翻牆的好奇者看到牆外的谷歌和YouTube给出不同版本的 “六四 “ 记录片。年轻一代的陈诚说,当时直观的印象是鲜血淋灕的场面难以想像。 “但是即使是这样一个重大的事情,居然是被有意识地集体遗忘 “。
身在美国的 “六四 “ 学生领袖王丹说,他理解青年对政治的无感和冷漠。 “六四过去快三十年,年轻一代在中国目前的政治环境下。生存的压力赤裸裸摆在青年眼前。 “但他对未来怀有改变的希望,认为今天的学生冷漠并不代表未来也冷漠。如果中国的社会条件宽鬆了,或者出现危机了也会激发政治热情。
为免 “未来就是一代人的失语。从此这个事情就没有了 “,台港的《苹果日报》和《大纪元时报》都回顾这起事件的起因。
报导指出, 1986年底和1987年初,中国爆发大规模学生抗议运动,由安徽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率先发动,抗议的目标直指官员日益严重的贪污等问题。随后,上海、北京、武汉等17个城市大学,都有大批学生上街抗议。
这次学运,在中共当局软硬兼施的压力下很快结束,但当时中共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认为这是当时中共总书记胡耀邦 “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利 “ 所导致,胡耀邦被逼辞去总书记职务。
1989年4月15日,已下台的胡耀邦因心脏病突发去世。4月下旬开始,北京天安门广场,向胡耀邦致送花圈的人潮不断。由于胡在知识份子的心中地位崇高,不少大学生主动参与悼念活动。他们对胡遭遇的不公平待遇表达不满。 之后学生向当局请愿未获重视,于是开始罢课,大学生的抗议游行扩及多个大城市。
5月2日,北京大学生的领袖分别向中共党中央、国务院和人大常委等递交请愿信,要求政府在24小时内,答复他们的要求,否则会在5月4日举行大型示威。隔天中共召开学运爆发以来第一次中外记者会,拒绝学生所有条件。
5月4日,学生再次游行。游行队伍在人民纪念碑下发表《新五四宣言》,指出这次学运是70年前 “五.四 “运动以来最大的爱国民主运动,目的是争取 “民主、科学、自由、人权和法治 “,并宣布翌日开始復课。
同一天,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亚洲开发银行年会开幕式,总书记赵紫阳在亚银年会开幕礼讲话。他强调应在 “民主和法制 “的轨道上解决学生的合理要求,应透过改革和合符理性和秩序的办法解决。
对于严重的贪污问题,赵紫阳直言是因为法制不健全,缺乏民主监督,公开化及透明度不够。他希望与工人、知识份子、各民主党派和学生广泛对话,交换意见。基调与中共官媒《人民日报》 “四.二六 “社论完全不同,显露中共中央对学运态度分歧,也成为日后保守派打击赵紫阳的 “罪证 “。s
5月初,大批外地大学生赶赴北京声援,各院校相继宣布重新罢课。政府对学生坚持罢课没有任何反应。5月13日,学生领袖王丹带领在天安门广场绝食请愿,有2千多名大学生参加。由于广场上的气温很热,很多绝食学生不适而晕倒。
5月16日,北京几十万民众上街声援学生。隔天,北京百万群众大游行。在其他地方,逾200个城市的学生和市民示威,声援北京学生。5月18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与北京的绝食学生代表对话。李鹏与学生领袖吾尔开希等人针锋相对。
5月19日,名义上仍然是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到达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由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温家宝陪同。赵紫阳含泪对学生说他来晚了, “来日方长 “,请同学们停止绝食。资料显示,当时赵紫阳已在党内高层斗争中完全失势,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5月20日,中共宣布北京戒严。当天北京召开党政军官员大会,国务院总理李鹏称北京已经陷入无政府状态,宣布当日上午10时起在北京部分地区实施戒严,北京市政府宣布禁止游行和中外记者採访。 愤怒的学生高呼 “李鹏下台 “,并宣布广场20万人大绝食抗议。
5月23日,北京再次出现百万人大游行,民众高喊 “李鹏下台 “。28日,全球很多地方举行声援天安门民主示威的游行,在香港,有百万人参加。
5月29日,中央美术学院等6所院校学生赶製成一座 “民主女神像 “,竖立在天安门广场。6月2日,北京学者刘晓波、高新、周舵和台湾歌手侯德健,来到广场大学生中间,宣布展开72小时绝食。
6月3日早上,一辆军队越野车及后来运载军械的巴士被民众发现,装备被没收。下午,为夺回巴士上的枪械,北京武警和戒严部队在六部口新华门和人民大会堂西侧首次使用武力对付民众,近百人受伤。 晚上10时许 ,当局发布紧急通告,宣布戒严部队将强行清场。军队出动坦克和装甲车,冲向天安门广场,沿途不断遭民众阻拦。 凌晨3点许,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和戒严的军队达成协议,从广场东部撤离。
从深夜11时起至6月4日凌晨,荷枪实弹的军队在各处与手无寸铁的学生与市民激烈冲突。北京城彻夜枪声不断,血流遍地。这就是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
大批驻北京的西方记者向全世界播报了中国军队残酷镇压示威的消息和画面。
6月4日凌晨,一列坦克开出天安门广场,向东长安街驰去。一位市民独自站立在坦克前阻挡坦克前进。这段持续3分钟的场面,被在北京饭店的外国记者拍下向全球播放,成为六四事件的标誌性画面。
这位被外界称为 “王维林 “的民众,尝试阻挡近18辆59式战车车队前进的画面,成了近代史上最着名的照片之一,最后他被几名穿蓝衣服者带离。有关他的真实身分和后来的遭遇众说纷纭,至今皆无法得到证实。
至于到底有多少人在六四事件丧生也有各种版本,中共官方称,六四事件死亡人数约300人,受伤人数7000人左右。部分驻北京的外国外交人士估,6月3日深夜到6月4日凌晨,北京约有两千人遇难。
2014年美国白宫解密文件显示,约有1万454人死亡、4万人受伤(白宫的报告引述自中共戒严部队的消息人士提供的中南海内部文件)。2017年底,英国国家档案馆解密的文件显示,有中国国务院的成员称当时至少有1万名平民死亡。
6月5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告全国人民书,将六四民运定性为 “反革命暴乱 “。被当局称为 “黑手 “的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和妻子李淑娴教授逃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避难。
6月12日,中共当局陆续宣布通缉方励之夫妇和王丹、吾尔开希、柴玲、李录等21名学运领袖以及工人抗议领袖韩东方和知识份子严家其等,在北京和各地逮捕了大批参加示威者。方励之夫妇和王丹、吾尔开希、柴玲等人陆续流亡海外,其中王丹曾到台湾教书,吾尔开希现定居台湾。s
6月24日,中国官方宣布罢免赵紫阳职务,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升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随后,中共政权在全国展开大规模秋后算帐,约两万人被捕,其中1.5万人被以 “反革命罪 “判刑,70多人被判死刑和死缓。
当年4月到6月期间,因为有亚银理事会会议和苏共总书记戈巴契夫访中,大批海外媒体记者聚集北京,得以把整个事件向全世界及时播报。由于电视普及,六四事件成为全球数十亿观众第一个看到的现场报导的政府镇压民众事件,引起了极大反响。时任美国总统老布希谴责中共政权践踏人权。英、法、加拿大、澳州等国政府纷纷谴责镇压。美国和欧盟随后对中国实施一系列制裁,包括武器禁售。

如今众多因素使得很多中国人民不愿谈论六四事件,许多在1980年以后出生的年轻人,完全不熟悉这起历史事件。包括王维林等着名六四事件的象徵,乃至于六四事件的始末逐渐不再受到讨论。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

Ce site web utilise des cookies pour améliorer votre expérience. Nous supposerons que cela vous convient, mais vous pouvez vous désinscrire si vous le souhaitez. AccepterEn savoir pl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