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码金源非洲 惹来「新殖民主义」批判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4日闭幕,中国当局除了加码金援非洲,还一再强调,中国与非洲合作「不含任何政治条件」。

0 1
Tsai Hsiao-ying
北京不带「政治条件」的援助,只是在跟西方援助做出表面上的区隔。《德国之音》採访德国发展援助政策研究所(DIE)学者格利姆(Sven Grimm)分析指出,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已成为中国对外援助的一大「卖点」,他认为,不质疑受援国的政治形态、治理和改革政治,非洲统治阶级仍很受用。
德国莱比锡大学的发展经济学家卡佩尔(Robert Kappel)也以为,中国总是声称,不干涉别国内政。但是,中国却非常具有针对性地对政治进程施加影响,即便这种做法非常地隐蔽。s
德国知名社会学家阿舍(Helmut Asche)认为「不附带政治条件」,其实暗藏对欧洲援助非洲政策的抨击。
中国对非洲的经济活动冲击了非洲旧有经济地缘版图,一定程度上打破西方大型企业垄断,在初期受到非洲国家的欢迎。相对于欧美非洲政策必须接受舆论监督、必须附加人权,新闻自由和民主价值等政治条件来说,中国没有这些坚持,打出不干涉内政、不附加政治条件口号,主动提出对非贷款,部份非洲国家因此适于专制国家黑箱作业的现实,倾向和中国合作,北京则乐见增加对外政经影响力。
台湾《联合报》报导,中国放贷援助非洲着眼的是国家利益─参与并增加国际社会的话语权。非洲兄弟友邦使得中国在非洲区域政治愈来愈有影响力,特别是国际事务或联合国重大案件投票,以及事涉中国核心利益的南海、东海问题,非洲兄弟友邦都俯首称臣的听从中国旨意。
卡佩尔认为,中国的这个策略已经奏效,在台湾问题上尤其明显:除了史瓦帝尼,所有的非洲国家都已经和台湾断交。「中国促使所有非洲国家在某种程度上只和北京方面合作,这裡就有着非常显着的政治影响力。」
阿舍也指出,中国要求对方必须与台湾断交的「一个中国原则」,就是一种政治条件的做法。《关于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北京宣言》当中第八条就提到「论坛非方成员承诺继续坚定奉行一个中国原则,支持中国统一大业」,重申愿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同所有非洲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係、分享中国发展机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非合作论坛再度承诺,继2015年对非洲放贷600亿美元之后,将于未来3年再挹注600亿美元帮助非洲开发,作为「一带一路」基础建设计画的一环。
外界忧虑中方投资会使非洲的债务失衡问题恶化,但习近平宣布免除与中国有外交关系的非洲最不发达国家、重债穷国、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截至2018年底到期未偿还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反击西方指责北京让非洲国家陷入债务困境。
不过,法国《世界报》引述美国霍普金斯大学(Brookings Institution)中非研究所的资料,实际上只有三个由中国提供主要贷款的非洲国家存在债务问题,它们是刚果民主共和国、赞比亚以及吉布堤。
此外,依据美国研究实验室「援助数据」(AidData)研究结果,中国外援多半不是直接补助,而是透过投资商业计画与贷款,最后被援助国需要连本带息归还。还不出债务的国家,主权堪虑。
斯里兰卡的赫班托达港(Hambantota)就因该国无法归还北京数十亿美元,于2017年底,同意给予中资企业为期99年的特许经营权协议。中非峰会闭幕的隔天,斯里兰卡爆发万人游行,抗议现任政府卖国贪污。
8月31日在北京举行记者会时,仅一家非洲媒体获得发问机会。《喀麦隆论坛报》记者提出,中国在非洲投资工程项目破坏了当地环境生态,而且一些中资公司在非洲只聘请中国人,不愿意聘僱当地劳工。
西方国家批评中国掠夺非洲自然资源,甚至质疑意欲控制非洲,非洲区域内的国家也开始忧虑中国的影响力。
肯尼亚报章亦发文质疑中国是否像以前的殖民国家般利用非洲,该国境内中国资金建造的铁路项目,被当地人批评债务问题以及穿过国家公园破坏环境。许多中国企业以低廉的价格向非洲国家出口自行车、手电筒、蜡烛、冰箱等各类消费品,破坏了非洲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吉布堤需向中国提供首个海外军事基地。
由中国向非洲出口的「安哥拉模式」一再被提起,源于2004年中国对安哥拉的一笔20亿美元的「无条件」贷款,中国以不干涉内政和利率优惠等为诱饵,与安哥拉签约,换取以石油为抵押的贷款,且每次贷款都似为其企业带来一些当地资源的开採权。
「安哥拉模式」使得中国在经济上,向非洲提供金融与技术援助,为非洲修建基础设施以换取非洲石油等矿产资源以及非洲市场;政治上政府与政府间秘密达成协议,以国家利益的名义,逃避舆论监督。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也指出,中国挹注金钱的对象,通常是贪腐与法治情况较差的国家。中国对外撒钱,不仅心怀政治目的,可能助长非洲贪腐、剥削人民及滥权问题,跟习近平在国内打贪形象,构成鲜明而矛盾的对比。
中国的「互利投资」策略,也惹来「新殖民主义」的批判。批评者认为,中国之所以愿意冒险对还款能力低的国家提供巨额基建融资,其动机是存心使非洲国家负债纍纍,在无力还款的情况下,最后被迫以其天然资源、国际政治影响力或军事据点等利益抵偿,而中国则不断出口基建或工业製品到非洲国家,形成类似传统殖民主义的资源掠夺状况。
尤其中国融资的基建工程多由中国公司负责,甚少僱用当地人。而中国投资亦不太考虑当地政治体制,助长腐败官员中饱私囊,对当地人民毫无助益。s
欧美人士担心一带一路标榜的互惠互利,其实跟殖民之间只是一线之隔,有些非洲国家在更依赖中国投资后,背负沉重债务,要向中国作出更大让步,甚至最终演变成另类「殖民」。
今年8月底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访问中国时,就提到了“新殖民主义”,习近平吸取了这一教训,转而在峰会中突出“中非命运共同体”这一概念。s
非洲领袖一致支持一带一路,中国网友却非常介意「凯子外交」政策,不满的批评「中国穷人都吃不饱了,政府还在打肿脸充胖子」,网民调侃「霸气,大国崛起」、「哪来的钱」、 「忍不住想骂」、「打肿脸充胖子」、「就算是牲口,也要先喂饱自己家的吧」。
网友「刺客见闻」计算,中国将金援12亿人口非洲的600亿美元,相当于4100亿元人民币,为最穷两省西藏和青海省一年GDP的总和。而中国国务院今年稍早曾公布,预计2018年至2020年的3年时间,将新增2140亿人民币(9756亿台币)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这个金额只有金援非洲600亿美元的一半;中国农村有超过4300万人的赤贫人口,日均收入不到6.3人民币。

一篇名为「600亿美元是什麽概念」的文章,则是将600亿美元换算成4100亿人民币,表示这是全国财政用于最低生活保障支出的2.78倍,约为全国财政用于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补助的2倍,用于社会福利支出的6倍。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

Ce site web utilise des cookies pour améliorer votre expérience. Nous supposerons que cela vous convient, mais vous pouvez vous désinscrire si vous le souhaitez. AccepterEn savoir plus